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有一種喜歡,叫做思念,就像年幼時小攤上的搞搞糖。 一絲,一絲,糾結在一起。 甜蜜,柔軟,綿長…… 我不愛你,我只是很喜歡你。喜歡得只要看見就好,只要心裡有你就好。 即使夢見你,醒來,我也不打擾你,不告訴你。 因為我不愛你,你也不是我的愛人。 只是,你在我的記憶裡,在最深處,總有那些荒蕪的日子,你會從心底浮起,讓我想起你,想起遠遠地看一眼的剎那。我只在你不注意的時候,用眼角的餘光多掃了你一眼,我的目光從未與你碰撞,你不知道我偷偷地看著你,對於我的喜歡,你渾然不知。 我喜歡你,但是我不能離你很近,我怕近了,我已化為灰燼,我不能離你很遠,我怕遠了,我已變成冰棍。我只是在目光所能達到的地方張望,在目光達不到的地方盼望,在夢裡去不了的地方守望,我不會等你來找我,我僅僅是淡淡的喜歡。 你的英俊,你的溫柔,你的聲音,包括你的笑容,都存儲在心中。突然之間再一次夢見,又夢見你說,如果你是我父親,你一定要揍我。雖然我被你嚇了一跳,但我還會不及格,還會讓你留下來給我補課,還是目送你,在星光下騎著自行車消失在夜色之中。 有時候,真希望你就是我的父親,那麼帥氣,想起你的時候,感覺到的是春天的陽光,只不過你看我的時候,像秋風掃落葉一般,那時的每一天,我會和男同學打架,還是會站在辦公室寫檢討,還是會到教導處被訓話,還是會被校長點名批評。我的檢討書還是全校學弟學妹的範文,每天定期更新,我的體育還是全班第一名,我還是會做完50個仰臥起坐之後,俯瞰那些數著一三五,二四六八十,虛報成績的同學。那時的我,爬在香樟樹上鳥瞰全校,穿著大一號的鞋子,還總去踢球,當球原地休息,我的鞋子飛出去的時候,我最擔心的不是同學們換道具射門了,而是怕被你看見。 兩年前,突然給你打電話。你說起我們的班主任,你說起我的語文老師等等,我問你,你是不是知道,我們班有兩個女生喜歡你。你說那時你已婚。你說你現在孩子也上初中了,工作也有些進展了,其他的都沒變,變的是容顏,你問我記不記得你的黑髮,你的大眼睛?你問我,當時你不戴眼鏡吧?我說,你很帥,有兩個女孩一直在陽台上看著你,你問我是誰,我一直沒有告訴你,這人是我,還有我們班成績墊底的那個大眼睛卷髮女孩。 我說那時,那兩個女孩總是在初一辦公室門口專程路過,繞道路過,小心翼翼地路過……,她們有時會怪叫一下,隨後像做錯事的小孩,立刻逃走,躲在一邊,看看你有沒有注意。她們會同時不及格,其他功課都綠燈,就你的課程,總考三四十分。你和現在的老師不一樣,你不會課上不講,補課再講,你也從來沒有不提課外輔導費用。你只是不厭其煩地教很多遍,再讓我們做練習題,為了讓你多留下一會兒,我把你的自行車氣門芯給拔了,看著你推著車離開校園,我和她都很開心。 畢業後,給你寫過信,你回過一封。你說畢業後能想到老師,回來看老師的不多。你說為我而感動。我看著你清秀的筆記,有一些內疚,這封信藏了很久。是大麥顏色的信封,黑色的鋼筆字。字數大約六百字吧。 一直沒有告訴你,我喜歡你。 即使想起你,即使知道你現在哪所學校,即使電話就能直接聯絡,即使你出現在我的夢裡,我都不能打擾你的平靜。我是一個壞小孩,我把這種喜歡,深深地埋在心底。有一天,你會發現,原來在你身上抓了一隻蠶寶寶,讓你被全班哄笑的人是我,把你的自行車氣門芯拔掉的也是我,在你窗口怪叫的還是我,你會覺得這種喜歡是如此的可笑。 昨晚夢見你了,我知道,記憶只有片段,而當下的我們,回不去的。 那時的喜歡,只是希望睜開眼,你在眼前,閉上眼,你在心間。喜歡是如此的簡單,如此的愉悅,如此的純淨。 你不會知道我是誰,你也許想起來的是,初三二班有一個女生,天天打架,天天寫檢討,還爬在樹上扮猴子,那個長著雀斑,頭髮亂亂的,皮膚黝黑的,發育不良的搗蛋鬼。 你不會看我的博客,不會想起我,十六年過去了。你還會不會和從前一樣,如此俊美,如此溫柔,如此讓人感動? 我曾經想了很多次,假如我們再相遇,可不可以擁抱一下?可不可以一起喝茶?可不可以,你在台下,和十六年前的我一樣,目不轉睛地看著,那時我在講台上,可以勇敢地與你的目光相遇?也許我還是不敢面對你的目光,我是一個婚禮策劃的強者,但我卻是表達思念的弱者。 喜歡是一種糖,太熱,也就化了。 而愛是一江水,太冷,也就凍了。 想起你的時候,依然溫暖。 面對喜歡的人,只要他幸福就好。面對愛的人,抓在被窩裡,一輩子不給別人機會才好。 我永遠也不告訴你,我喜歡的人是你。 永遠不。 因為你有著心愛的人在身邊,而我身邊,是愛我的人。 文章來源:生命之光lx |HoyStory |求賢問道 水瓶世紀 |等雨停. |Public Editor |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|。oΟ 花朵天空.. |太陽花下 |六六的BLOG |我們的時代 |